<span id='tsrxe'></span>

    <code id='tsrxe'><strong id='tsrxe'></strong></code>
    <fieldset id='tsrxe'></fieldset>

  • <tr id='tsrxe'><strong id='tsrxe'></strong><small id='tsrxe'></small><button id='tsrxe'></button><li id='tsrxe'><noscript id='tsrxe'><big id='tsrxe'></big><dt id='tsrx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srxe'><table id='tsrxe'><blockquote id='tsrxe'><tbody id='tsrx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srxe'></u><kbd id='tsrxe'><kbd id='tsrxe'></kbd></kbd>
  • <acronym id='tsrxe'><em id='tsrxe'></em><td id='tsrxe'><div id='tsrx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srxe'><big id='tsrxe'><big id='tsrxe'></big><legend id='tsrx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i id='tsrxe'><div id='tsrxe'><ins id='tsrxe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ins id='tsrxe'></ins>

      1. <dl id='tsrxe'></dl>
        <i id='tsrxe'></i>

            黑白愛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4

              這是幾十年前的舊事瞭。那時,他二十六七歲,是電影院的放映員,送電影下鄉。每當他的身影出現在村莊,人們都一路歡叫:放電影的來嘍!她也是盼他來的。那時,她二十一二歲,村裡的一枝花。媒人不停地在她傢門前穿梭,卻沒有她看上的人。直到遇見他。 
              她跟在他後面到處去看電影,從這個村,到那個村。一天深夜,電影散場,人群離去,她聽見自己的心,敲起瞭小鼓。他好奇地問:電影結束瞭,你怎麼還不回傢?她什麼話也不說,塞給他一雙繡花鞋墊,轉身跑開,聽到他在身後追著問:哎,你哪個村的?她回頭答:榆樹村的,我叫菊香。” 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他出現在榆樹村,找瞭個借口,讓村人領著來找她。田間地頭邊,他輕輕喚她:菊香。然後掏出一方新買的手絹,塞給她。她咬著嘴唇笑,輕輕叫他:衛華。他們偷偷約會過幾次後,他問她:為什麼喜歡我呢?她低頭淺笑:我喜歡看你放的電影。他握瞭她的手,熱切地說:那我放一輩子的電影給你看。這便是承諾瞭。 
              不久之後,他被卷入一場政治運動中。他的外公在國外,那個年代,隻要一沾上國外,命運就要被改寫。他丟瞭工作,被押送到一傢勞改農場。他與她,音信隔絕。 
              到鄉下放電影的,已換瞭他人。她好不容易找到那人問,那人嚴肅地告訴她,衛華犯事瞭。她不信,那麼幹凈明亮的一個人,怎麼會犯事呢?這個時候,說媒的又上門來,對方是鄰村書記的兒子。父母歡喜得很,強逼她嫁過去。新婚前夜,她用一根繩子拴住脖子,被人發現時,隻剩一口餘氣。雖然被搶救過來,但她的靈動不再,整天隻知道蓬頭垢面地站在村口拍手唱歌。 
              幾年後,他被釋放出來,回來找她。村口遇見,她的樣子讓他淚落。他喚:菊香。她傻笑,已不認識他瞭。他提出要帶她走,她的傢人答應瞭。此後,他守著她,再沒離開過。 
              他退休後,向單位提出借放映機一事。誰會稀罕那臺老掉牙的放映機呢?他搬回放映機,找回一些老片子,天天放給她看。傢裡的白水泥墻上,晃動著黑白的人,黑白的景。一天,她看著看著,突然喊出一聲:衛華。他喜極而泣。這麼多年,他等的,就是她這一句喚。如當初相遇在田間地頭上,她咬著嘴唇笑,輕輕叫:衛華。一旁的油菜花,開得絢爛,滿世界的流金溢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