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cwcz'></i>
          <i id='cwcz'><div id='cwcz'><ins id='cwcz'></ins></div></i><acronym id='cwcz'><em id='cwcz'></em><td id='cwcz'><div id='cwc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wcz'><big id='cwcz'><big id='cwcz'></big><legend id='cwc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cwcz'><strong id='cwcz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dl id='cwcz'></dl>

          <span id='cwcz'></span>
          <ins id='cwcz'></ins>
          1. <tr id='cwcz'><strong id='cwcz'></strong><small id='cwcz'></small><button id='cwcz'></button><li id='cwcz'><noscript id='cwcz'><big id='cwcz'></big><dt id='cwc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wcz'><table id='cwcz'><blockquote id='cwcz'><tbody id='cwc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cwcz'></u><kbd id='cwcz'><kbd id='cwcz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cwcz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第101次他卻拒絕瞭我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  一直以來,我以為他總會在我的身後跟隨,不論我什麼時候需要他。因為他說過,他會等我一輩子的。可是,他食言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和他是大學時候的同學。我16歲上大學,比他小兩歲。在學校裡,我總是小妹妹,和很多男生關系都很好。當然,和他特別要好。

              我確實是沒有想過男女之情的,可能是因為我還小。直到那一天,他突然面紅耳赤地遞給我一張電影票,期期艾艾地說,這是一部愛情片。真是老土,老土得可愛。不過我還是直截瞭當地拒絕他瞭。我說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,不會選擇他的,但是他沒有退卻。

              接下來的時間裡,他無時不刻地出現在我身邊,關心我,呵護我,什麼事情,在我要做之前他已經搶先幫我做瞭。可是我告訴他,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,不要再繼續下去瞭。他說,他會一直等下去,直到我同意的那一天。

              大學畢業後,我們倆都被保送本校的研究生,不在同一個專業。研究生期間的所有實驗難題,基本上都是他一手包辦瞭,連我的導師都和他的導師開玩笑:我那個師女婿呢?最近怎麼沒有看見他瞭?

              5年的研究生一下子過去瞭,我也到瞭25歲的年紀。也確實考慮過選擇他的。但是終究沒有開口。為什麼呢……可能還是覺得有些不完美。他總是一副邋裡邋遢的樣子,頭發亂亂的,不修邊幅。還有就是太瘦,雖然在南方人中不算太矮,卻還不到一百斤,我還是比較喜歡運動型的男孩子。我直接瞭當地跟他說過我不選擇他的原因,一向健談的他沉默瞭好久。那時我倒是希望他能夠聽瞭這句話離開,但是他接著說:“我是對你最好的,這輩子都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博士畢業後,我留校當老師,他選擇瞭出國。當時同學們給他送行,我沒有傷感,反而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。那個在我身邊圍繞瞭7年的人終於走瞭,我不用再喋喋不休地說,“我不喜歡你這個類型,你放棄吧”這樣的話瞭。

              很快我交瞭一個男朋友,他比我大6歲,傢境很好,在他父親的公司上班,當瞭一個財務經理,一個月可以收入過萬,房子車子都有瞭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交往深入下去,我就發現瞭差距。我說的話,他總是嗯嗯嗯的,半懂不懂。我的意思,他總是不能理解。這段感情斷斷續續維持瞭一年半,終於還是分手瞭。這時候,我才記起那個總是微笑地站在我身後,什麼事情都不他來。

              從小我都是優等生,考上的也是最好的大學之一。本科時是直博生保送,博士時是優秀博士畢業。所以我覺得身邊的人都應該是這樣子的,不用我費神地表達,可是我錯瞭。

              苦悶中我迎來瞭我的28歲生日。28歲的女人似乎就給人另類的感覺瞭,雖然照鏡子我沒有什麼自卑和蒼老的感覺,但是父母親和朋友們都開始為我著急瞭。於是我開始瞭一輪一輪地相親。

              那些相親的對象,要麼有錢而粗俗,要麼木訥而遲鈍,還有就是唯唯諾諾不知所雲。一個一個,都隻讓我更加想起天邊的那個他來。那個睿智、懶散、關切、幽默、善辯的他。

              在我副教授評審述職會上,突然我發現瞭他。坐在臺下,眼睛還是那麼明亮,人也還是那麼瘦。頭發看起來還是臟臟的,拿著一支筆,坐在前排微笑著看著我。唯一的變化,似乎就是蒼老瞭一點,不再像那個沒事就要和人傢滔滔不絕爭辯的年輕人瞭。

              原來他已經被學校作為人才引進回來瞭,不在我們系,但是是一個學院。我還在報副教授的時候,學校已經答應給他正教授的職位瞭。所以他有資格享受瞭一套不大不小的福利房,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城市,已經算是不錯瞭。

              他裝修房子的時候我經常去他傢給他參謀,似乎又回到瞭四年前的日子,他給我端水,削水果,給我回答工作中的種種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天,他房子裝修完瞭,邀我去吃飯。隻有我們兩個人,晚上的燈光很美。我知道他要說什麼,有點期待,又有點緊張。果然他說,房子有瞭,缺一個新娘。

              我裝作沒有聽懂,其實我是希望他繼續四年前那樣的直白,直截瞭當地說:這輩子我會讓你知道我是對你最好的。但是他沒有。他隻是喟瞭一口氣,什麼也沒有說。

              送我下樓的時候,他竟然握瞭握我的手,很緊很緊的,握得我有些生疼。幸好他很快就放開瞭。然後招呼也沒有打就走回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以後的日子就忽然尷尬起來,他碰見我也隻是淡淡的,點個頭打個招呼。校車上也不和我坐一起。等車時也不和我說話。我的碩士生答辯時請他來當委員,他也推脫瞭。

              終於我看見他和別的女孩子在一起,說說笑笑的,我心裡確實酸酸的,莫名其妙的還有些憤怒。我最好的朋友勸我說,他大三開始追我,我就算倒過去追他一回又有什麼?都要快三十歲的人瞭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,當我鼓起平生最大的勇氣和他說的時候,他居然面不改色地說,“我已經有女朋友瞭!”

              我也聽說過他交女朋友瞭,但是怎麼可能這麼快呢?從我十九歲到現在,這麼多年的感情,他都等瞭那麼久瞭,難道他一下子忘記瞭嗎?他不是說過等我一輩子的嗎?

              昨天晚上我哭瞭一晚上。這麼多年來我從沒有這麼哭過。難道男人真的這麼容易轉移感情嗎?真的嗎?